首页  »  其它小说  »  室友男友

我和同學玲已經住在一起三個月了,在學校時我與婷、玲三人是死黨,所以們

也一起找了間公寓一起住。這天我與玲和她的男友一起出來玩(我男友和婷因為有

事沒有來),那天晚上我們就住在一棟小木屋裡。



小木屋裡擺著兩張單人的沙發與幾個懶骨頭,配上柔和燈光,光看就覺得很有

氣氛。玲的男友長得斯斯文文,有著運動員的體格,豪爽的個性,不能算是英俊,

算帥帥的那種,其實不算是我愛上同學的兼室友的玲的男友,只是那天晚上不曉得

為什麼會這樣。



那天晚上我們在小木屋裡喝點小酒,幾個小菜,三個人嘰嘰喳喳聊個沒完,也

許大家心情都有點HIGH,不知不覺已喝的有點醉。



酒的後勁已開始發揮作用,三個人臉喝得紅通通的,話也愈來愈大聲,不一會

玲先喊不行了說想先睡了,於是要她男友幫她喝剩下半杯的酒,她男友倒也乾脆的

一口氣喝了下去。



看到這情形我也鬧著要她男友幫我喝,以前我可不會這樣子,大概是與她男友

愈來愈熟,且在酒精的催化下,我才敢這般放肆。



這下子可苦了玲她男友,將近一杯半的烈酒他皺眉的喝了將近十分鐘才喝完。



玲離開後我也先去洗個澡,換上輕鬆的衣服後重新回到小木屋的客廳,雖然時

間已經不早,我仍沒睡意,大概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所以我就又和玲的難友喝了

起來。



他有點無奈,因為他剛一口喝了三人份的酒,使他覺得昏昏沈沈想睡,於是他

對我說他也要先洗個澡提提神,再來陪我。



他洗完澡換了件短褲和內衣回來,坐在我後面的沙發上,有一口沒一口的陪我

喝著酒。而我則是半躺在地闆的懶骨頭上,已有點醉醺醺的感覺了。 也不知又過

了多久,後面居然傳出了一陣陣的酣聲,我本能的回頭看了一下,這不看還好,一

回頭居然看到玲她男友春光外洩了一小部份下體,我趕緊回頭。



但我掩不住心裡頭怦怦跳個不停的心跳聲和好奇心,因喝酒而微熱的臉一下子

變成灼燙,後面的酣聲又持續而平穩傳來,使我更加按耐不住偷窺的慾望,仗著酒

精鼓起的勇氣再回頭看一眼。



因為我是躺在地闆的懶骨頭上,而玲的男友是坐在沙發上,所以我一回頭,看

過去的第一眼就是那部位。



我定了定神,找到燈的開關,將它扭到最大的亮度,再仔細的看:他穿一件很

寬鬆的四角平口褲,因為睡著了使得腳張了開來,讓我很方便的能從褲口順著大腿

往裡看,從這裡只可以隱約看到一小部份,實在無法滿足我的偷窺慾,我慢慢的爬

過去,跪在地闆上,先深呼吸幾下,摒住氣息便將褲口輕輕的往上拉,因為那件褲

子很寬鬆且不會很長,於是很輕易的能拉到我能一覽無遺的程度。??



只見略呈粉紅色的龜頭被包皮蓋住一小部份,因看不到冠狀溝所以更加增添了

點神秘感,整個陰莖的顏色並不深,與旁邊大腿根部的顏色比較只稍微深了點。



陰莖慵慵懶懶的枕著陰囊裡面的兩顆蛋蛋,不很粗,而長度比陰囊稍長,目測

一下大約有10幾公分,龜頭因而感覺懸空於陰囊之外,使得陰莖看起來有一種修

長而討人喜歡的感覺。陰囊的顏色與陰莖是一樣的淺褐色,更襯托出粉紅色龜頭的

……可愛?



那時腦海閃過的形容詞,也許看起來像小孩子一樣白白淨淨的。當然SIZE

要大很多。而我的男朋友,陰莖、陰囊的顏色都是暗褐色,我更沒見過白裡透紅的

粉紅色龜頭。



我現在的男朋友勃起時長度約有11、12公分,做愛時我都已經感很滿足了

,真不知玲的男友勃起時會有多長?被這種陰莖插入體內的感覺不知是什麼滋味,

想著想著開始覺得陰戶的淫水在分泌,內褲有點濕濕的。



看著他整個陽具的感覺,真是愈看愈好看,好想拿在手上玩一玩,低下頭去用

嘴巴親一親、含一含,對我男朋友我從來沒有這種主動要去含的衝動,我男朋友的

陰莖屬於黑黑的、粗短形,毛又多又密又捲,看起來就覺得好像髒髒的,跟他的比

起來我男朋友的好像非洲土著。



就這樣看了好一會,身體愈來愈感到燥熱,這時突然發現龜頭的馬眼上有一滴

液體,不知道是尿,還是前列腺液,我不由得興奮起來,聽酣聲並沒有降低,反而

比剛才大聲,我想他已經達到酒醉熟睡的狀態,便大著膽子用左手提著褲口,將右

手緩緩伸到裡面,並小心不去碰到大腿與其他地方,怕他突然驚醒,那我就真的糗

大了。



然後用食指將馬眼上那顆液體輕輕的摳下來,手縮回來時那液體卻拉成一條細

絲,燈光的照射下,閃耀著晶瑩的光芒,看著這情景,我愈來愈興奮,將手指拿到

鼻端聞一聞,沒有味道,再將手送到嘴邊,用舌頭小心的舔著,有一點點鹹味,似

乎還有一點淡淡的酒味,滑滑的,在嘴巴裡不容易化開。



因為從沒嚐過這種味道,我貪婪的用手指再去搜括,這次更大膽的用食指與姆

指輕輕的、輕輕的在馬眼上擠一下,有一小滴,比剛剛多,這次直接送進嘴裡,吸

吮起來,好像吃完食物在吸手指一樣,並幻想著如果現在噴出精液,能讓我滿口接

住不知道有多幸福。



回想著與男朋友做愛的感覺,品嚐愛液在兩片嘴唇與舌頭間滑滑的、有點張力

的味道,這時子宮與陰道突然感到一連串強烈的收縮,我這沒用的女人竟然就這樣

高潮了,我的內褲早已濕透了。



一些淫水甚至沿著大腿流下來,雖然沒人看到,我還是覺得很尷尬,那時真不

知自己在想什麼,我竟然將流下來的淫水用手指頭颳一颳收集起來,一些抹在他的

龜頭上,一些則小心奕奕的抹在他的嘴唇上,也不知道是我手太用力,還是他的嘴

唇比鳥鳥敏感,他居然頭搖了兩下,我嚇得趕快將褲子放掉,一顆心快停止了,還

好他只是用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繼續打呼,沒醒過來,這下子不就把我淫水也舔

了進去,心裡頭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



我看著玲的男友,呆想著剛剛的事,腦海中一直幻現那粉紅色龜頭,它勃起的

樣子、噴出精液的樣子。又想著馬眼上分泌的愛液,心想男生在沒勃起時怎麼會分

泌,還是在睡著前對誰動了淫念。是玲嗎???



他剛剛去洗澡時有回房拿換洗衣褲,以前我跟玲睡在一起過,知道玲有裸睡的

習慣,他剛說要去洗澡,該不會是跑去跟玲做完愛去吧!??



還是我呢?我剛剛洗澡完出來身體並沒有擦乾,而且我出來時並沒有穿胸罩,

從我薄薄的衣服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乳房的輪廓和突起的乳頭。再加上我是最後一個

跟他同處一室,我現在的穿著一舉手投足都會走光,從任何一個角度,都能輕易看

到我沒穿胸罩的乳房,再看低些也能看到我那跑出內褲外的幾根陰毛。



想到這裡低頭看自己被淫水溼透的內褲,突然一陣慾火又起,趁理智還沒被性

慾蓋過時,我要趕快再去洗個冷水澡,於是我起身要將玲她男友搖醒。



一開始我只是輕輕的搖,一點效果都沒有,到後來加上聲音,用力搖晃一陣子

也只換來他糢糊不清的說:「婆,好啦!我等一下就回房去陪妳。」原來他真的很

醉,根本不知道誰在叫他。



早知道剛也不用那麼小心,我忍不住又將手伸到他胯下隔著褲子撫摸起來,感

覺上像是稍稍彌補剛才的蠢樣,他突然移動了一下身體,我怕他醒來,我趕緊放手

,臉紅心跳的往浴室衝。



我早已洗過澡,所以只是用蓮蓬頭沖著冷水,一面沖一面看著大鏡子中的自己

,一抹微暈的紅在雙頰、因著高漲的情慾而硬挺的乳頭、全身漾著酒後的熱。



這時,我從鏡子中看到洗衣桶內有玲她男友剛換下白色的三角內褲,在衝動下

,不自覺的將它拿起先看了一下,沒有黃色的污漬,看起來很乾淨,拿到鼻端聞了

起來,完全沒有尿騷味,衝鼻而來是一股股不能算香,也不能算臭的男性荷爾矇特

有味道,完全沒有像經過類似學校這種公廁時,所飄散出另人牙酸皺鼻的氣味,這

股純粹的味道深深吸引著我,陰道不覺的開始收縮著、我發現我又快不能自己了,

一股要噴洩而出的慾望快將我吞噬了。



內褲蓋在臉上、在一次次的深呼吸中,激起我一陣陣的悸動,不知覺右手便往

陰唇移去,起先慢慢的搓著她、圓形的來回摩蹭、在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下,顧不得

浴缸要不要先沖水就躺了下去,一隻腳跨出浴缸外,讓我的陰戶盡可能的張開,粉

紅的小陰唇、小而神奇的陰蒂微微漲大、配上直、短,不濃密的陰毛。



我自戀的認為這是最美的陰戶,伴隨著蠕動的身軀,中指也加快了對陰蒂律動

的速度、在大、小陰唇與陰蒂間來回搓揉、陰道裡因著情慾得到激發而流出潺潺淫

水,漸漸在浴缸裡積蓄成了小小一灘,中指慢慢滑向陰道裡,想像著那龜頭正在抵

著我的陰唇;陰莖正插入我的穴中、充滿我的體內、一次又一次的搗我、兩顆蛋蛋

也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大陰唇。



啊~不行了~承受不住的快感,如排山倒海般向我襲來,好想讓梗在喉間的滿

足宣洩出來、但我不敢,只能嚶嚶咽咽的低聲喘呼著,在一次次的陰道收縮放鬆後

,彷彿繞了黃山層層疊疊,終於登上了山頂,我又達到一次高潮。



不知是否酒後的自製力較薄弱,讓我想要更放縱,還是一直處在不敢盡情呼喊

的抑製中,雖已高潮,但我的手指仍不願就此停住,不停的搓揉陰蒂,直到我的尿

憋不住,配合著陰道的收縮,讓它盡情而強力的噴灑出來,看著尿液從散射噴灑的

飛珠濺玉狀,漸成為涓涓細流,而後伴隨著原來那一小灘淫水,緩緩的消失於浴缸

的排水孔中。



腦中一直不斷聯想著龜頭射精出來的樣子,我聞過但我沒有嚐過精液,所以想

像不出那種味道。我倒是嚐過淫水的味道,那是與婷和玲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以後

的事。



我漸漸平息了喘息聲,只感覺到一股深沉的空虛,我嘆了口氣,拿著洗好的內

褲回到我今晚的閨房裡晾好。整個屋子就剩我一人醒著,躺在床上是怎麼樣也睡不

著。??



我一直以來不喜歡口交,總覺得男人的陰莖總是會伴隨著或多或少的尿騷味,

此時的我突然有很強烈的慾望想喝喝看,這是我從來未曾有過的想法,為何在今夜

會有如此的轉變?我想應該是玲她男友給我感覺很乾淨吧?搞不好她老公有潔癖。

還是我不夠愛我現在這個交往近三個月的男友?該不會如一些小說的情節一般

不知不覺喜歡上別人的男友吧?我分析不了內心的想法,現在只是任憑感覺在導引

我。



在要不要回客廳去的天人交戰中,我突然想:或許酒喝到正值亢奮期吧?再喝

點,醉醉的可能就好睡了,想好了為自己想去小木屋的客廳所找的藉口,我故意加

重腳步聲往外走,看玲她男友會不會醒,如果醒了,就要他再陪我喝一杯,就這樣

結束今晚也好,如果沒醒,至少有酣聲陪我,減少一個人在深夜獨處的寂寞感。